夜猫子一个
大傻逼一个
废物一个

偶尔会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^_^
严重拖延症有
画画无能
坑无限多
随便写写同人什么的罢了

关于CP
全职高手:伞修,于郑,昊翔,莫橙
DM:和太,武嘉(岳光)
FF系列:ZC(Zack×Cloud),CA(Cloud×Alice),HL
火影:佐鸣,博良娜,泉扉,牙雏,四玖,斑柱,核桃(宇智波火核×千手桃华),止鼬,宁天,因修
惊悚乐园:叹封
刀男:俱利鹤,狸乱,小狐三日,狮虎
ES:晃阿多,弓桃,涉英
I7:环壮,NAGI三月,和纺,乐纺,龙纺
欧美:冬盾,SD,JPJA
MA系列:莫剑,富佣
阴阳师手游:博晴,茨青(茨木童子×青行灯),鬼使黑白,夜般(夜叉×般若),荒座(荒×座敷童子)
王者荣耀:信云、马香(马可波罗×孙尚香)、白嬴、吕蝉、云吕、亮瑜、良邦、白昭、惇乔、策约、双兰、铠露、猴露(仅限于至尊宝×紫霞仙子)
……(有待添加)
欢迎同好



“生于人心,也死于人心。”

【幽灵先生的日常】第一章:我就这么死了!?

这是本人的某个原创脑洞,正好码完第一章,存在这里,应该【?】会不定期更新

注意以下事项:
1、囗囗代表首行缩字两格
2、文笔生疏啰嗦,字数应该不会很多(我没数过),不喜可喷,喷得不太过分即可
3、至于会不会有第二章我就不知道了
4、题目暂定,题目和文章可能会修改

以上
下面发文

囗囗早上六点,天蒙蒙亮。
囗囗连嘉生醒来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平躺着且悬浮在空中。
囗囗看着天花板上那刺眼的灯管,连嘉生有种不详的预感。他在心里一直不断重复地默念着“这是梦罢了不必在意”这句话,闭上眼睛几秒后马上睁开,然而背后空空的凉意却无法无视。
囗囗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连嘉生僵硬地转过身,于是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自己。
囗囗“……纳尼!?”看到这里,连嘉生不禁大喊,响亮的喊声在宽敞的病房中回荡,但还在睡觉的病人们没有被他的喊声吵醒。
囗囗“这,这到底……”

囗囗将时间倒退回三天前。
囗囗连嘉生是“缘语”蛋糕店的店长,因为职业原因,他必须每天早起提前做好蛋糕。
囗囗在三天前的早上,连嘉生依旧早起做蛋糕。在准备开始做时,他发现做蛋糕的材料不够了,于是便出去购买材料。
囗囗当时是早上八点,连嘉生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,于是在过人行道的时候,他看都不看红绿灯,就这么懵懵懂懂地走上了人行道。
囗囗还没走到对面,一辆货车直径开来。货车上的司机看到了在人行道上的连嘉生,于是便拼命地按喇叭,提醒连嘉生赶紧闪开。可是当连嘉生反应过来时,货车已经撞向了他。
囗囗虽然当时司机已经进行了紧急刹车,加上连嘉生也后退了几步,但连嘉生还是受伤了——全身多处擦伤,右腿骨折。
囗囗不过幸好司机没有当场逃逸,而是把连嘉生及时地送到了附近的医院。

囗囗当连嘉生的家人赶到医院时,连嘉生的身体大部分绑满了绷带,右腿已经打上石膏,正安静地坐躺在病床上。
囗囗“嘉生啊,都三十岁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不小心啊?”坐在病床旁的年老女人轻轻拍着连嘉生的手背,略带责备地说道,“即使是工作也别这么拼啊……”
囗囗“妈我没事,是我自己当时没清醒,不能怪人家司机。”连嘉生笑着对自己的母亲说道,“幸亏只是骨折和擦伤,不然就真的糟糕了!”
囗囗说完,连嘉生还向自己的母亲卖了个萌。
囗囗“哎,你这孩子就是心宽……”连嘉生的母亲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,无奈地说道。
囗囗自己母亲的拍头杀,这便意味着母亲准备要和自己“谈人生”了。
囗囗于是连嘉生便赶紧转移话题,看着站在母亲旁边的父亲,问道:“爸,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进医院了?”
囗囗听到了连嘉生的话,再看着自家老婆准备和儿子“谈人生”的趋势,于是便回答连嘉生:“我们大概是七点四十接到那肇事司机打来的电话,然后也就知道你被车撞了。”
囗囗“原本我想打给你们的,可我发现我没带手机出门……结果只好让司机帮忙打了。”连嘉生一脸郁闷地说道,“搞得我现在好无聊啊……手机,手机,my手机……”
囗囗“还手机,安心养伤吧你!”连嘉生的母亲站起来,帮他掖了掖被子。

囗囗这时,连嘉生的父亲正在东张西望,好像在寻找什么。
囗囗看着自己父亲有些奇怪的举动,连嘉生问道:“爸,您在找什么吗?”
囗囗连嘉生的父亲环视了几遍周围后,问道:“儿子啊,那肇事司机哪去了?”
囗囗听到他这么问,连嘉生的母亲才意识到肇事司机不在医院,也赶紧问连嘉生:“对啊嘉生,那肇事司机呢?”
囗囗“哦,我让他走啦!”连嘉生笑着回答。
囗囗“啥?”
囗囗他们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还没等连嘉生的母亲发话,父亲就先上前一步,揪住连嘉生的耳朵吼道:
囗囗“儿子啊!爸知道你单蠢,但没想到你会单蠢到这个样子啊!”
囗囗“痛痛痛痛痛啊爹!放过我的耳朵咱们有话好说啊——嗷!——”连嘉生一脸吃痛地嚎叫道,尤其是最后那声“嗷”,喊得那叫个“销魂”。
囗囗可想而知他的父亲是用了多大的力气,痛得连嘉生忍都忍不住。

囗囗连嘉生的父亲放开了连嘉生的耳朵,双手环胸瞪着他。
囗囗“说!”
囗囗“是的长官!”连嘉生被自家父亲那带有些许威严的声音惊得挺直了腰板,差点要不顾擦伤带来的疼痛向父亲敬个礼了。
囗囗“长官个屁,又不是参军!”
囗囗看着自家父亲怒火冲天的模样,连嘉生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噘着嘴,用自认为萌萌哒的声音解释道:“嗲,银嘎呲ki已经帮哦付伊药飞啦~憋duang心啦~(爹,人家司机已经帮我付医药费啦~别担心啦~)”
囗囗“……儿子,说人话。”看着自家儿子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,父亲表示自己是不是和儿子的代沟太大。
囗囗“司机已经把今天的和未来三天的医药费都给付了,所以我才让他回家的,别太担心了。”连嘉生立即恢复成正常的模样,用正常的语言说道。
囗囗“是吗?那就好,就怕他把你丢在医院后就不负责任地跑了!”听到连嘉生这么说,两位老人都松了口气。

囗囗陪连嘉生聊了一会天后,两位老人便向他告别。
囗囗“嘉生,我和你父亲回家了啊!好好养伤,中午和晚上会带饭过来给你的。”连嘉生的母亲说道。
囗囗“啊,那就麻烦妈了。”连嘉生笑着回答。
囗囗“对了,一会儿你大哥和弟妹俩都会来看你。”

囗囗听到“大哥”俩个字,连嘉生先僵了一下,然后双手紧紧地攥住洁白的被单,双眼流露出恐惧的神情。
囗囗而那也只是一瞬间,为了不让父母看到自己这副模样,连嘉生迅速地深吸呼,压抑住内心的恐惧,然后回答自己的母亲:
囗囗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囗囗……

囗囗“Sto——p!强制打断回忆!”
囗囗此时的连嘉生已经没有悬浮在自己的身体上面,而是直立着漂浮在病床旁。他托着下巴,认真地回忆着前三天的事。
囗囗“受伤那天的后半部分的记忆直接跳过!”很显然,连嘉生不愿回想起有着那个大哥的记忆。
囗囗“不过养伤的这三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啊……”
囗囗“除了今天早上五点多,我的隐性心脏病复发……”
囗囗说完这句话,连嘉生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自己,嘴角忍不住地抽搐着。
囗囗“难不成我是被痛死的!?”连嘉生在内心咆哮,“话说那天我没带着药出门啊……啊呸不对!难道我就这么死了?!这不科学啊!”
囗囗心理活动结束后,连嘉生赶紧仔细检查病床上的自己,发现还有着呼吸和心跳。
囗囗“哈……尼玛吓死我了,还以为真的死了,原来只是灵魂出窍而已啊……而已个屁啊!”连嘉生心中松了口气,“算了算了别想太多,现在只要想办法回到身体就行了!”
囗囗连嘉生伸出手,刚触碰到自己身体的那一刻,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。
囗囗——因为他刚碰到自己的身体时,马上便没了呼吸,连心跳都没了!

囗囗此时此刻的连嘉生,内心只有一个想法:
囗囗“坑——爹——啊!!!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阿怜_病名为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