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猫子一个
大傻逼一个
废物一个

偶尔会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^_^
严重拖延症有
画画无能
坑无限多
随便写写同人什么的罢了

关于CP
全职高手:伞修,于郑,昊翔,莫橙
DM:和太,武嘉(岳光)
FF系列:ZC(Zack×Cloud),CA(Cloud×Alice),HL
火影:佐鸣,博良娜,泉扉,牙雏,四玖,斑柱,核桃(宇智波火核×千手桃华),止鼬,宁天,因修
惊悚乐园:叹封
刀男:俱利鹤,狸乱,小狐三日,狮虎
ES:晃阿多,弓桃,涉英
I7:环壮,NAGI三月,和纺,乐纺,龙纺
欧美:冬盾,SD,JPJA
MA系列:莫剑,富佣
阴阳师手游:博晴,茨青(茨木童子×青行灯),鬼使黑白,夜般(夜叉×般若),荒座(荒×座敷童子)
王者荣耀:信云、马香(马可波罗×孙尚香)、白嬴、吕蝉、云吕、亮瑜、良邦、白昭、惇乔、策约、双兰、铠露、猴露(仅限于至尊宝×紫霞仙子)
……(有待添加)
欢迎同好



“生于人心,也死于人心。”

【幽灵先生的日常】第二章:死后感觉整个人都斯巴达了!

热乎乎的第二章出炉了,不过字数比第一章的要少一些(ಥ_ಥ)(好害怕越写越少)

以后可能会修改

下面发文

 

囗囗“等等等等……为毛会变成这样啊!?”连嘉生看到病床上已经失去任务生机的身体,一时间手不知所措,“一碰就死,我可没给自己立过这种死亡Flay啊?!”
囗囗“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……”连嘉生的脑子开始高速无限运转,想试图想出可以解决这件事的办法。
囗囗然而过了半个小时……
囗囗“啊!”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啊!”此时的连嘉生已经放弃了思考,于是双手抱头,仰天大叫,“结果反倒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不相关的东西啊啊啊!”
囗囗“嘤嘤嘤人家都说三十而立,而我是三十就死了啊……这算几个意思啊明明就是不科学了好吗……”
囗囗当连嘉生蹲在墙角碎碎念的时候,一男一女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的不远处。

囗囗“喂黑冥,就是他吗?”穿着白裙的少女小声地问身边的男人,“感觉这人好逗比啊……”
囗囗被白裙少女称为“黑冥”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看了看手中的资料,微微点头道:“嗯,是他,没错。”
囗囗向黑冥确认了之后,白裙少女看着还蹲在墙角的连嘉生,一脸贼笑。
囗囗“嘿嘿嘿……那我去吓吓他好了!”
囗囗“白幽,别……”
囗囗黑幽还没把阻止白幽的话说出口时,她就已经开始悄悄地向连嘉生靠近,然后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囗囗“嘿!连嘉生!你好啊!”白幽大声地说道。
囗囗“咿呀——!?!”连嘉生被吓得举起了双手,“一点不好哇!!!”
囗囗看到连嘉生这副被吓到的狼狈模样,已经站回原处的白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囗囗“哈哈哈!你也太胆小了吧?”
囗囗听到这里,连嘉生一时间感到愤怒又憋屈,愤怒的是为什么要吓他,憋屈的是他自己竟然会被吓成这样。
囗囗连嘉生站起来转过身,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看到了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两人。他先是看着两人愣了几秒,然后一脸惊吓地大喊了一声“鬼啊——!!!”
囗囗“你才是鬼啊好吗?!”白幽大步向前,然后跳起来狠狠地打了一下连嘉生的头。
囗囗“嗷——雾草!”连嘉生捂着被打的地方,一脸怨念地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白幽,“你这人……刚才吓我也就算了,为毛还要打我啊?!”
囗囗看到对方憋屈到想要掉眼泪的模样,白幽先是双手环胸,然后假装一脸嫌弃地看着他:“啧……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这副模样想干啥?卖萌吗?”
囗囗“你……我……”连嘉生被白幽说得无力反驳,只好在内心中抓狂。
囗囗看着对方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模样,白幽开心地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。

囗囗“咳嗯!”
囗囗被两人无视许久的黑冥重重地咳了一声,以表示自己的存在感,他看着手中的资料,念出了上面的内容:
囗囗“连嘉生,男,生于1xxx年6月8日,死于今日凌晨6时28分,死因:心脏病突发。”
囗囗听到这里,连嘉生不再面对着白幽,而是转过身愣愣地看着病床上那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象征的身体,随即苦笑道:“原来,我……真的死了啊。”
囗囗虽然表面上是这么很平静地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,但内心却是在高声呐喊着“尼玛啊这不科学啊为毛一碰就死啊喂谁来给我解释一下!?”
囗囗似乎是知道连嘉生的内心活动,白幽便对他说道:“人在完全死亡之前会灵魂出窍,当然,灵魂出窍并不代表真正的死亡,那是代表着自身徘徊在生死边缘。待身体阳气耗尽后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死亡。如果在灵魂状态下触碰了自己的身体,身体里的阳气会被灵魂所吸收,然后转化为维持灵魂所需的能量——阴气,那就是彻底的死亡了。”
囗囗“……敢情是我自己把自己弄死了吗!?”此时,连嘉生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囗囗看到连嘉生脸上露出“整个人都斯巴达了”的表情,白幽和黑冥大概猜是怎么回事了。
囗囗“No zuo no die啊……”两人的内心如此想道。

囗囗连嘉生恢复过来后,他有问题想问面前的这两个人。
囗囗“话说你们是黑白无常吗?”连嘉生问。
囗囗听到连嘉生的问题,白幽和黑冥表示这人的心真大。
囗囗因为一般都不会先问这种问题吧?!
囗囗“黑白无常是历代传下来的称号,传着传着世人就这么称呼我们了,我也不记得我们俩是第多少代黑白无常了。对了,我叫白幽,他叫黑冥。”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吐槽,白幽回答了连嘉生的问题。
囗囗“额……嗯嗯,白幽小姐,黑冥先生,你们好。”连嘉生拘谨地鞠了躬,“请问,你们现在是要带我回地府吗?”
囗囗听到连嘉生这么说,白幽和黑冥再次表示这人的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囗囗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这种不现实的情况真的大丈夫!?
囗囗正在内心吐槽的他们万万没想到,外表看起来十分淡定的连嘉生在说出最后那句话后,心里是既伤心又有点紧张。伤心的是他马上就要从这个世上消失了,紧张的是地府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囗囗“既然你已经清楚了……”白幽伸出右手放在连嘉生的左肩上。
囗囗“那么,请跟我们走吧……”黑冥伸出左手放在连嘉生的右肩上。
囗囗“死者,连嘉生。”最后,两人异口同声道。
囗囗“诶?现在?!可是我……”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呀啊啊啊!
囗囗还没等连嘉生说出口,他便和黑白无常一起从病房中消失了。

囗囗顿时,病房里一片寂静。
囗囗现在还没有人知道,在这个病房中,有一位病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象征。

评论

© 阿怜_都给老娘去死吧!!! | Powered by LOFTER